山肴野胡萝卜

①po主有病
②po主没药

置顶放个停车场链接。

这里桔纸只是个绅士欢迎找我玩qwq

打算把车陆陆续续都移进去可我懒哈哈哈。

车技真的很烂,自嗨产物,口味可能有些www

务必谨慎食用!!!

车库:

http://youjijisauu.lofter.com

mima是mob新专标题全部小写+某小广播开播日期八位数字

很久之前写的两个无营养段子……一虐一甜(大概



『一』小刀

小野披上还挂着雪晶的大衣,提着寄错地址的两个包裹,朝楼上望了望。

确认来人之后房门一直都是紧闭状态,时不时有压抑的咳嗽声传出。

小野却没有的上去的勇气。

毕竟两人早在年前就已经分手了,与其说是谁提出的,倒不如说是两人默契地开始渐渐退出对方的生活,这是早就开始的事情了。开始交往的时候确实很甜蜜,似乎全天下的人都认为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时候的两人也这么认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交往了十年那么久。

十年啊……是足以融入彼此生命的长度

然而,究竟是从何时开始,走上了分叉的两条路呢?

小野晃晃头,发梢雪粒化成的水滴砸在地板上,地暖的缘故水渍的痕迹很快便消失了,小野推开大门。

他听到呼啸的风声,伴随着神经的尖端共舞,是有些凌厉和果决的快感。

他没有回头,往夜色的深处走去。




『二』hiro喵的发♂情期(有借梗)

“hiro~来吃饭啦,今天有小鱼干哦~”

小野一脚刚踩进屋子,就迫不及待地招呼起他家被吹为天下第一可爱的猫咪。然而今天猫咪显然不打算搭理他。

“hiro?”

是不舒服吗?之前的呕吐经历让小野有些担心地加快步伐,刚推开卧室的门便看到那只黄白相间的猫咪正背对着自己蜷缩在地板上,以肉眼略微可见的频率发着抖。

“hiro!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走我们去看兽医!”

兽医两个字让hiro喵条件反射地挥舞爪子阻止着小野的靠近,更用力地把自己蜷成一团。

担心不已的小野掰开把自己揉成一团的hiro,很快便发现了异样,小家伙的下身硬得发烫,可怜的小尾巴紧紧绷起,尾巴上的绒毛都跟着轻轻颤抖起来。

是没有做绝育的缘故吗…真可怜…

小野安抚地摸了摸hiro的后背,

“hiro别怕,这就帮你解脱哦”

小野的手轻轻抚上那里,第一次触碰猫咪那里的手感让小野很是新奇,猫咪的那里也蛮大诶

“喵…”感受到小野的抚慰,hiro发出舒服又无措的叫声

小野用整个手掌包住那里

“喵呜…”hiro随着小野的手一阵阵地收紧尾巴,爪子紧紧扒在小野的衣服上,小野的速度渐渐加快,很快hiro便发泄了出来

“好啦,这样hiro也是成年的猫咪啦!”

“...喵”hiro懒懒地舔了舔小野的下巴,感受到猫舌与胡茬的激烈碰撞,然后舒服地开始睡觉。

猫生圆满。

http://youjijisauu.lofter.com/post/1f3ac48a_eeb05077

新车☕️养老

小少爷没看成戏


可他泡到了天使!

就突然想看少爷D×台柱子C

自割完全不好吃的腿肉x




坐也不得,站也不是。

小野二少爷在桐一胡同敞亮的大宅子里急得抓耳挠腮,犹如热锅蚂蚁。

早知道今天是云桦戏班巡演的日子,他就不在昨天大热天的爬树上抓小鸟玩还一失足差点摔下来被路过的管家看到提到母亲那里被训了一顿不说还被罚禁足一天了。

小野二少爷,十岁,第一次体会到了这么强烈的悔不当初。想找母亲求情然而大家都出门去看戏了,只留得小野一人。

他是真的很想去看看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戏班传奇。

小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云桦,据说那是全城甚至全国数一数二的戏曲班子,缠绵耳畔的曲子,足以迷得人耳鬓发烫,被台上那痴缠媚惑的眼神瞟上一下,便可当场体会到原地升仙的快意。

小野还知道,云桦人才辈出,有个大他不多的孩子叫神谷,生得一副婉转清软、令闻者蚀心酥骨的好嗓音,年仅七岁就随班子出演了,最重要的是,据说这孩子还生得一副含情似水的眸子,体态婀娜、举止高雅,这让小野难耐不已。

越想越懊恼的小野决定想个办法逃出去,他先是软磨硬泡地求了好久看门的奶娘,又是在屋里变着法地撒泼打滚,最后又是哭的眼睛通红,奶娘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答应让他去看一眼,但是要赶在太阳落山前回来,不然被夫人发现可就麻烦了巴拉巴拉说了一长串小野也没细听,心思早就飞到他朝思暮想的神谷身上去了。

小野欢腾地跑出家门,早就把奶娘的嘱咐忘了个精光,依稀记得昨天母亲说了戏班巡演好像是在柳事街,从未去过柳事街的小野出门边走边问,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才终于找到演出的地方,然而已经结束了,夕阳的余晖照在空荡荡的戏台上,望望四周仅有一两个打扫的人,好不容易跑出来却是这么个结果,小野难过的耷拉着脑袋,委屈的眼泪串成珠地往下掉,小野咬咬嘴唇,失魂落魄地往戏台后的小树林走去。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哭累了的小野坐在一颗树下,沾了泥巴的手揉揉哭红的眼睛,抹出一道道黑印子,眼睛涩涩的很不舒服,正想再揉两下的时候突然被一只手拉住

“别揉了”

如清泉一般的声音响起,小野大辅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一只手。

“手脏”

那双手轻轻拿出手帕,小心地帮小野擦拭着哭花的脸。小野呆呆地看着眼前如画中走出一般优雅的人,那人擦拭片刻,又端着小野的脸看了看,见没有痕迹了才收起手帕,略带凉意的指尖划过小野的眼角,那人温柔地笑开,细细的眉眼满溢星光

“这么漂亮的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哦”

“是迷路了吗?”

见小野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不说话,那人也觉得这孩子憨实地可爱,主动提出要送他回家,本身确实也不太认路的小野也就嗫嚅地道了谢,说了自己家的地址。

“诶~还是个小少爷呢”

那人笑了笑,拉起小野的手

“我叫神谷”

“……”

小野感觉自己的世界仿佛静止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这简直如同做梦,小野觉得脚步虚浮,他不知道怎么被神谷小心护着慢慢牵回去的。

临到家才回过神来,看着母亲一个劲地对神谷道谢,神谷只是微笑着说没关系是应该的,小野才如梦初醒一般有了实感,他是真的遇到了神谷还一直牵着他的手被他送回了家,神谷的手微凉的温度深深印在小野的感官里,这简直就比梦境还不真实

“神谷哥哥!”

小野觉得自己脸烫的可以烙烙饼

神谷疑惑地侧过头来,好看的锁骨跟着转头的动作若隐若现

“谢谢!”

小野大辅发誓这是他十年的人生中最大胆的行为,他踮起脚尖,双手拉到神谷的领口再向下用力,脑袋跟着向上凑,嘴唇撅的老高,动作一气呵成,简单来说就是

他亲了神谷的脸

然后红着脸在摸着脸若有所思的神谷和目瞪口呆的母亲面前落荒而逃。

小野大辅,十岁,觉得自己绝对是恋爱了。

至于后来进了房被母亲和奶娘训到半死和日后小野只身一人暗闯戏班又被不光戏唱的好武学的也棒的神谷一招擒拿抓了个现行最后克服重重磨难(?)终于追到神谷过上甜蜜幸福的生活就是后话了。

短小校园梗x别问我为什么刚表白就……脑子有坑。



  热。

  即使是在阳光已经渐渐收敛了的黄昏,热浪也依然叫嚣着密实地钻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仿佛要渗透进脑细胞的热量让整个身体都有些活动不便。

  可能大脑也受影响变得迷糊了吧,嗯多半。

  不然自己为什么不在社团结束后直接回家,选择来足球部的活动室给名叫小野大辅的后辈送笔记,然后被刚踢完球还冒着一身热汗的后辈抱在怀里说着喜欢。

  嗯,一定是太热了的缘故,神谷想。

  不过也并不讨厌,后辈的脸带着表白之后羞涩的红晕,本就闪闪发亮的眼睛带着不安的意味看向神谷,好像在等待老师“审判”的小学生一般

  嘁…什么嘛,向前辈表白就要做好思想准备啊

  于是神谷圈过小野的脖子,对着微微带着水汽的嘴唇咬了上去,就这咬住的那一块软肉画着圈地舔,小野欣喜着瞪大的眼睛让神谷眯起的眼里也带上了狡黠的光,小野大力地圈起神谷的腰抵在身后的更衣柜上,有点笨拙地争抢着主动权,可能是刚刚运动完的缘故,后辈呼出的气息还是带着有些灼热的温度,勾起和这热度相比之下显得带了凉意的舌尖,在这满满当当的炽热中寻求一点解暑的绿洲,但结果好像适得其反

  终于暂时结束亲吻的神谷摸着后辈明显硬挺起来的暖呼呼的大家伙眯起了眼:

  “小野君,今天还来我家补课吗?”

ある日

『非常突发的小短篇』
『神谷桑生日快乐呀www』



  很多年前的一天。

  被泼墨般流泻的昼色包裹着,画布上的油画又被油画一般的世界暖暖地围起,有一群孩子骑着车穿过河边的小路,稚嫩的小手挥舞着,是在和什么人说再见。

  “老师再见!不要太晚回家哦!”

  “再见,注意安全哦!”

   河岸边上的人眯着眼笑着,挥起的骨骼漂亮手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指根处在阳光下隐隐有什么光反射着。

  小孩子们刚刚就是在河边的草地上坐着,和这个老爷爷学画画。

  爷爷是一个颇有声望的画家,不仅画技精湛,而且为人十分和善,可能是年纪大了,很容易就会累,孩子们也会很体贴地帮老师按摩按摩身子,这时老师会笑着摸摸孩子们的头,眯起的眼睛和露出的松鼠牙是孩子们最喜欢的。

  有次老师生日,几个孩子画了一只松鼠,虽然画技上还带着孩子们的生涩与天真,但世间还有什么比毫无杂质的纯真感情更为可贵那?画的旁边写了几个字——“幸福的松鼠”。这是孩子们最可爱、最真挚的祝福,他们都希望这个温柔可爱又孤单寂寞的老画家能够变得越来越幸福,毕竟他是那么优秀又耀眼的人啊。但是孩子们没有想到的是,看到那幅画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老师哭了。虽然老师坚称自己是流的是感动的泪水,但是孩子们还是手足无措,皱巴着小脸帮老师擦眼泪,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生日送些别的什么。

  时间轴回到今天。

  “老师今天也要等人吗?”

  久美拉着老师的手坐在怀里。

  “对哦”

  老师轻轻抚摸着久美柔软的头毛,把有些凌乱的发丝细细地整理到耳后。

  久美的家就在附近,每次她都喜欢留下来,陪着她最喜欢的老师,老师不喜欢说话,久美于是也静静地陪在老师身边,偶尔撒撒娇,哦对了,老师姓神谷。

  今天按理说也是如此,但是久美和刚刚离开的孩子们早就商量好了一件事,她是来拖住老师的小卧底。显然老师还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神谷老师似乎每天都在等人,毕竟久美也不是每天都来学画画,可是她注意到每一次上课结束后,神谷老师都会一个人坐很久才离开。这一点是久美发现的,她悄悄地和勇太说了,勇太那张大嘴巴就像他的大虫牙一样不靠谱,消息立刻就传遍了整个小画班,小画班派勇太为代表去问,这让勇太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自己挖的坑自己填”这样一个成年人世界的道理,只能耷拉着小灰狼耳朵,去问了神谷老师。老师也没说什么,就只说了他在等人,勇太就问是在等谁呀,老师顿了顿,然后笑得很柔和,勇太记得他很久才赶在快要落山的太阳前听到了好听的声音像敲打在柔软的奶白色画布上——“是秘密”。

  切…什么嘛。

  勇太感觉自己被敷衍了,不过好歹得到了老师在等人这么一个情报,赶忙去和小伙伴们交代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今天是神谷老师的生日,小画班的孩子们很有心,觉得神谷老师每天都在一个人等待着,这种常态一般的孤独感让孩子们很难过。孩子们决定让神谷老师今年不再孤单一人。于是他们决定去路上找到看起来会给神谷老师幸福的人,把他带到老师面前。

  以勇太为首的孩子们此时正在河岸不远处的小路上寻找着,太阳的光辉已经隐去了很多,还是没有合适的人出现,要不就是醉酒的中年人,要不就是甜蜜的情侣,要不就是匆匆忙忙的下班族……孩子们有些着急。

  勇太用小小的望远镜悄悄观察着河岸一边的老师和久美。这个久美又趁机和老师撒娇!老师看起来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大家要不要去那边的街上找…!”

  正打算发号施令的孩子在回头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是一个老爷爷。嗯…大概比老师要高一些。

  勇太发誓他还没有见到过这么漂亮深邃的眼睛,像大海和星光杂糅起来…然后拍碎在画布上?勇太也形容不出,那双眼睛看起来很柔和,有饱经世故沧桑,沉淀在眼角深深的鱼尾纹上,是很迷人很迷人很迷人的味道。

  那人从喉咙里地地笑了一声,扶住了冒失的孩子。

  他问勇太:“没事吧,孩子”

  勇太摇了摇头,又猛地想起了什么,拼命点了点头。

  “能请您帮一个忙吗?”

  勇太指了指河岸

  “那个…我想让您去见一个人,拜托了!他是我们的老师,但他实在是太孤单了,一直在等待着什么人,您能去陪陪他吗?真的拜托您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勇太快要哭出来了。他注意到那人随着他手的方向看向河岸,这时天空的颜色已经渐渐变深,星星开始拼命地发光,那人的眼睛也在拼命地发光,是同那些即将埋进夜色中的星辰一样,是渐渐灼烧起来的亮度。

  “好哦,我正巧就是要去找你们老师的”

  那人揉了揉勇太的脑袋,是和神谷老师有些类似的手法,勇太开心地欢呼起来。

  走到河岸边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勇太叫走了久美。

  小画班的孩子们藏在几棵树后,看着那人走向神谷老师,他们紧张地攥紧了小手。

  那人的脚步很轻,但是神谷老师还是在他到达身边之前就注意到了接近的人。

  星星隐隐烁烁的光辉和河岸边街灯的白光交缠在一起,洒下一片柔和的影子。


  他们牵起了手,光晕揉化在掌心。


  他们拥抱着。


  他们……




    ——BY:很久很久以后《勇太的记事本》

比较迷的破车就停在地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目前有之前的路人c和TJ梗,还有新开的触手车

车技真的很烂,自嗨产物,姑且开出来随缘看辣emmmm……务必看清tag再食用!!!

车库:
http://youjijisauu.lofter.com

mima是mob新专标题全部小写+某小广播开播日期八位数字

我的良心不会痛吗hhhhhhhh☂(。

小破车使我日渐肾虚...